您的位置 :首页 >> 歃血 >> 第十五章 出刀

第十五章 出刀

时间:2014/2/21 16:13:33  点击  :2440 次
  赵祯见玉佛泛光,脸色一沉 ,手轻轻举起 ,才待让葛怀敏冲进来抓人 。狄青武技高强 ,若真的反抗 ,赵祯也怕狄青拼命 。

    曹皇后忙拉住了赵祯的胳膊,说道 :“圣上等等,妾身有话要说 。”

    赵祯寒声道:“事到如今,还有什么好说 ?狄青欺君犯上 ,最不可赦 。”

    曹皇后急道  :“圣上,狄青没有说谎 。”

    赵祯一怔 ,狐疑的望向曹皇后 ,又瞥见包拯脸有异样 ,突然心头一沉 ,隐约感觉到有什么不妥  。

    包拯突然跪下施礼道 :“圣上,请恕臣欺君之罪 。其实那玉佛并非臣说的那样,可知别人是否说过谎话  。”

    赵祯愣住,张美人脸色已变 。常宁和邱明毫都是眉头蹙起 ,一时间无法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 。赵祯脸沉如水,缓缓道:“可事实证明 ,这玉佛的确有时会发光 。”心中在想 ,“难道说包拯为了维护狄青 ,竟要推翻 ?摩佛的说法 ?”

    包拯道:“那佛的确叫 ?摩佛 ,但并没有知晓世人对错的神通 。它能发光,不过是因为制佛之玉是西北昆仑之巅的一种温良玉 ,这种玉有个特征 ,若遇人手触碰  ,受人手热度影响,就会发光。”缓缓扭头望向了张美人 ,包拯道 :“狄青因为心中无愧 ,敢抚摸那玉,因此玉会发光。我只想问问张美人 ,为何你进去后,那玉却是没有发光。是不是因为你自问说地是谎话 ,因此并没有触碰那?摩佛 ?”

    众人尽数怔住,狄青在暗室中听到,明白原委,却不由为包拯担心起来。包拯这法子说穿了无非利用做贼心虚的心理 ,可包拯为他狄青 ,对赵祯说了谎 ,顶撞质疑张美人 ,后果堪忧。

    包拯从来没有和他谈过什么交情 ,可包拯对他,比他的生死弟兄还要拼命  。

    这就是包拯,明知要得罪天子,也要揭开真相的人儿……

    张美人听包拯质疑 ,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,突然叫道 :“你撒谎 ,刚才皇后进去的时候,摸那玉儿,不也是没有发光吗?”

    赵祯想到这点 ,立即道:“不错 ,皇后为何摸那玉佛,却没有发光呢?”

    曹皇后扫了张美人一样,轻声道:“因为我进暗室的时候 ,也不过和你一样,做个样子 ,没有摸那玉佛。”

    张美人牙关紧咬 ,脸色已变得如雪般的白 ,她不经意间 ,已掉入了包拯的布局。或者应该说 ,这个局是曹皇后和包拯联合布下的,就是要考验谁在说假话 。

    谁都明白了 ,说假话不敢去摸那玉佛 。而现在不敢摸玉佛的不是狄青 ,而是张美人  。

    张美人在说谎!

    阎士良一旁本沉默无言,见状突然道:“包拯 ,你也忒是胆大  ,你可知道这样一来,可是犯了欺君之罪?”

    包拯沉默不语,可脸上绝无悔意。曹皇后温柔而又坚定道:“方才圣上也说了  ,为求真相,说些大话也无妨了。既然圣上都这么说 ,包拯为求真相用些手段,也是无可厚非 。”扭头望向张美人 ,曹皇后才待开口 ,突然脸色巨变 ,退后了两步。

    众人都有些不想、也不敢去望张美人,均知这次虽揭开真相,但赵祯肯定不开心。赵祯也想不明白为何张美人要说谎陷害狄青 ,见到曹皇后脸色有异 ,扭头向张美人望去 ,陡然间神色大变,快步上前道:“美人 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众人这才见到,张美人脸色发灰 ,嘴角有丝黑血溢出,竟然有中毒的迹象 。

    张美人望着赵祯,只来得及说出几个字 ,“圣上 ,我……没有说谎。”她话才说完 ,整个人就软软的倒了下去 。

    赵祯心中大惧 ,从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种结果 ,再也顾不得断案一事,大叫道 :“快……快去传御医来 。”

    在场众人均是大惊,不解张美人为何会中毒,难道说在深宫暗处,还藏着个看不见的凶手 ?

    御医赶来 ,忙忙乱乱  。曹皇后也是诧异,但在这里,算是最震惊的一个人  ,她见情形有变 ,示意包拯 、狄青退下。众人没想到是这种结果,纷纷退出大内  。

    包拯出了宫中 ,眉头紧锁,似乎考虑着什么,狄青歉然道:“包兄 ,因为在下之事 ,只怕牵累了包兄。”

    包拯还是公事公办的表情 ,道 :“我职责所在罢了,无论换做是谁 ,我均要这般处理 ,狄将军何必说牵连 ?方才……”他本想说什么 ,转瞬眼中闪过分古怪 ,摇摇头道 :“狄兄 ,我还有事 ,暂且告辞了 。”

    狄青心事重重,虽已脱难 ,可满腹的疑惑 。张美人为何要害他 ?什么人害了张美人?张美人究竟有没有撒谎?

    都说人之将死 ,其言也善 ,张美人就算中毒后,都说没有撒谎,可他狄青也没有撒谎 ,难道说事情真的有隐情 ?所有的一切本来看似明朗  ,但狄青越是琢磨,越觉得古怪。

    等回到了郭府 ,韩笑匆匆前来 ,低声在狄青耳边说道 :“狄将军 ,不好了 。根据我们的消息,这些日子,元昊趁和大宋议和之际,坚壁清野以待契丹  ,不久前大败契丹军 。而契丹因对夏国用兵失败 ,竟迁怒于我们,转而屯兵幽燕,有南下入侵大宋的迹象  。”

    狄青脸色微变 ,眉头皱了起来。半晌才道:“这件事只怕过几天朝廷就会有消息 ,我们做不了太多,只能等待他们的决定了 。”

    数日内 ,狄青一直闭门不出 ,琢磨着回京城后发生的一切 ,总觉得其中玄秘多多 。而最让狄青百思不得其解的无疑还是两件事  ,张美人为何要陷害他 ,揭发八王爷隐事的那封信究竟是谁写的 ?

    虽一直深居郭府 ,可狄青的消息一直没有断绝。

    新法推行 ,万民雀跃。不过其中有个不和谐的音符,王拱辰虽不再追责狄青和种世衡,终究在公使钱一事上参倒了张亢、滕子京二人。张亢另调他处,滕子京谪守巴陵郡 。

    新法举措迅疾的推往全国实施之际 ,契丹遽然兴兵 。

    一时间 ,兵戈冷锋的气息已凝聚在开封府的上空 ,甚至冻凝了变法的热情 。

    西北这些年虽战乱频频 ,但毕竟离开封还远 ,让人如雾里看花 。但当年契丹兴兵南下 ,势如破竹般的兵锋直指开封,始定澶渊之盟  ,那可是切肤之痛。所有人都是心中惴惴  ,只怕大宋 、契丹再起兵戈 ,那百姓又要受苦了 。

    大宋庙堂之上,暂且放下一切内斗 ,先考虑对付契丹人一事。

    又过多日 ,范仲淹突然到了郭府 。

    狄青见范仲淹前来 ,微有错愕  ,可又十分欢喜。京城不比西北,在西北,他有兄弟 ,但在京城,他的真心朋友实在寥寥无几。他当范仲淹是朋友  。

    范仲淹落座后,也不客套 ,开门见山道 :“狄青,我这次来,是有事相求 。”

    狄青一时间不知范仲淹所求何事 ,但仍立即道  :“范公若有吩咐,尽管说来 。”他知道范仲淹这人所求之事  ,绝非是私事 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范仲淹道:“契丹屯兵燕云之地  ,有意南下 。眼下北疆吃紧 ,天子忧心忡忡 。文武百官商议良久,觉得事不宜迟 ,当派人出使契丹  ,向萧太后分析利害 ,若能劝萧太后撤销出兵的打算 ,方为上策 。”

    狄青知道眼下契丹是一萧姓女子当权 ,有如大宋的刘太后当年  。

    契丹立国多年,若论繁华 ,当然远不及大宋 ,可若疆域广博 ,兵力雄厚 ,那是远超大宋 。

    大宋立国后,倾太祖、太宗 、真宗三朝之兵 ,和契丹对抗 ,反倒是一代不如一代。太祖之时,尚能反攻取地,夺回晋阳 、瓦桥关等失地 。可惜太祖蓦地离奇驾崩 ,太宗出兵想重演太祖强势 ,不想在高梁河被契丹人杀得大败 ,坐驴车逃回,可说是狼狈不堪。至真宗之时,更是被契丹人长驱南下,定城下之盟  。

    大宋和契丹人交战 ,那是一代不如一代 ,只觉得契丹是大宋的天敌  ,自然对契丹有种莫名的惊恐 。

    不过和真宗定城下之盟的辽圣宗已然过世,临死前立齐天皇后为太后,耶律宗真为天子,耶律宗真年纪和赵祯当年登基时仿佛 ,也是母后当权。

    往事总有惊人的相似 ,如今契丹国主耶律宗真也是个宫女所生,被齐天皇后所收养 。可往事还是有细微的差别。大宋是刘太后大权独揽,不容旁人染指,把那个宫女李顺容支去守灵 ,而契丹的那个宫女——萧耨斤 ,竟能联合兄弟 ,悄掌大权 ,烧毁辽圣宗的遗诏 ,居然诬告齐天太后谋反  ,反倒将齐天太后幽禁起来 。

    萧耨斤幽禁了齐天太后 ,趁契丹国主耶律宗真年幼 ,独揽大权 ,目前在契丹呼风唤雨 。和刘太后不同的是 ,这个萧太后更是高调 ,不但大肆铲除异己 ,提拔兄弟家奴,还四处兴兵,前些日子击西夏不胜 ,不知为何  ,竟迁怒大宋  ,对宋朝出兵 。

    狄青早从韩笑口中知道了这些往事,见范仲淹提及出使一事,也觉得有理 。

    在狄青看来 ,大宋毕竟军事积弱,饭要一口一口吃,眼下当以对抗野心勃勃的元昊为主 。若真的和契丹开兵,元昊从西北捅刀子过来,只怕大宋立崩 。狄青想到这里,道 :“既然朝廷已决定派人出使契丹 ,不知道范公找我有何事呢 ?”

    范仲淹道:“出使契丹事关重大,但也凶险非常。说实话 ,朝中百官少有愿意前往的 。我因要主持一事,不能亲身前往,朝廷商议许久 ,决定让富弼富大人出使契丹。”

    狄青道:“富大人为人稳重务实,若去出使 ,倒是上好的人选 。”

    范仲淹道:“不过富弼要出使契丹 ,却请你和他一起 。不知道你是否肯去呢 ?”说罢 ,若有期冀的望着狄青。

    狄青错愕半晌,道  :“我去?他们怎么会让我去 ?”心中暗想,“前段日子王拱辰他们还恨不得把我贬到海外去 ,出使契丹任务艰巨 ,他们怎么会放心让我去呢 ?”

    范仲淹微微一笑,“他们均说,契丹虎狼之心,唯有狄将军前往 ,才能不弱了我大宋国威。再说上次你和富大人出使吐蕃 ,虽眼下事有不成 ,但你的能力是不容置疑的  。这次出使 ,你实在是最佳人选 。”

    原来契丹有意兴兵南下,赵祯一听 ,不由慌了神 。张美人中了毒 ,但侥幸没死 ,可一直卧病在床  。赵祯又惊又怒,责令邱明毫立即调查此事  ,却不再让包拯参与进来 。

    赵祯当初听从曹皇后所言 ,让包拯查明此事 ,就是想做到公正公平  ,不想很多时候,事实残酷万分。张美人中毒后,赵祯心中悔恨不迭,整日陪在张美人的床前。可契丹有意兴兵 ,赵祯见江山有难,暂时只能放下张美人一事,召集群臣商议对策。

    朝中文武百官一致认为暂不开战 ,要先派使臣说服萧太后不要出兵最好。没了狄青,群臣这次倒是口径一致 ,可谈及谁去出使一事 ,又都犯了难  。

    两国交兵之际 ,形势莫测 ,出使闹不好,就是送命的买卖。当年也是契丹找事 ,朝廷曾派夏竦出使,结果夏竦哭着喊着求不去  ,引为笑谈 。但在别人身上是笑话,若落在自己身上 ,可就是悲剧了 。

    群臣束手为难之际 ,范仲淹主动请缨,但赵祯不让 。眼下变法之际 ,正是范仲淹担纲 ,怎能远走北疆?富弼见状终于挺身而出 ,愿意出使契丹 。群臣松了口气,不想富弼提出个条件 ,要和狄青一块出使 。

    赵祯现在不知道该埋怨狄青,还是要因为冤枉狄青一事道歉  ,闻富弼提议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不过让狄青出使并非一帆风顺 ,王拱辰当下搬出旧事,提出狄青鲁莽 ,顶撞上司,殴打文臣文彦博,恐怕不是出使的好人选 。可范仲淹一句话就让王拱辰无言以对 ,范仲淹道:“王中丞不想狄青出使 ,莫非想要和富大人一块去吗 ?”

    王拱辰内斗内行 ,外斗外行,对契丹那苦寒之地心存敬畏,更认为和野蛮的契丹人没什么话题 ,遂沉默无声。

    波折多有,但范仲淹不想因这些繁琐一事烦扰狄青,只是若有期冀的望着狄青。狄青见状不再推搪 ,当下道:“既然范公认为在下可去 ,在下当竭尽所能。”

    范仲淹欣慰的笑笑 ,暗想狄青磨炼多年,若论眼光 、气度和魄力 ,可比朝廷很多人要强了 。他知道狄青的心事  ,也知道很多事情对狄青不公 ,可见狄青每次国难当头,均是锐意担当,心中感动 。

    狄青送范仲淹出府时,见范仲淹眉间隐有忧愁 ,忍不住问道 :“范公,出使一事 ,你莫要忧心  。我想契丹人也是安逸多年 ,无复当年锐利的爪牙,他们真的要开战,我们也不见得怕了 。”

    范仲淹道:“据我猜度 ,萧太后这次意欲兴兵,不过是因为被元昊所败 ,急于在大宋身上找回面子和弥补损失。真的要出兵 ,只怕也不太可能 。可我眼下忧心的不是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狄青问道 :“范公何事忧心 ,可需要我帮手吗?”

    范仲淹望着狄青  ,眼角的皱纹都满是笑意。狄青蓦地发现 ,范仲淹又苍老了许多。那西北如刀似箭的风雨  ,打磨着范仲淹的风骨,可也在消磨着他的年华  。一念及此 ,心中惆怅。

    范仲淹道:“这件事看起来虽小 ,但很麻烦 。夏竦被贬后,石介就系了一篇《庆历圣德颂》……”

    狄青倒知道此事 。石介是国子监直讲 ,也是范仲淹的坚定的追随者  。国子监是宋九寺五监之一,主要负责传道授业 、经术教授,在天下寒士中威望很高 。

    夏竦被贬出京城,石介做《庆历圣德颂》,在文中直说赵祯启用范仲淹等人是“众贤之进”,而把夏竦被踢出枢密院说成“大奸之去” 。

    这篇文可说是轰动京师 ,百姓争相传诵  ,是以就连狄青都知道。见范仲淹如斯忧心 ,狄青道  :“石大人说出了实情 ,似乎也没什么吧?”

    范仲淹叹口气道  :“小人如那未燃完的炭  ,你若是不动不翻他,他燃了会儿也就自己熄了。但你一鼓动 ,只怕他就燃的更凶 ,甚至一发不可收拾 。我早知新法初立,必定险阻重重 ,和一些人暂时和睦相处 ,虽心中不愿,但能利国利民,也是无妨。眼下欧阳修、蔡襄 、石介他们用意虽好 ,但不知世情险恶  ,自树强敌 ,只怕没多久  ,就会遭到对手的反击了 。这本是意料之事  ,但若因此耽误变革,我所不愿 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 ,范仲淹哂然一笑 ,道:“不过这些事 ,我去处理就好。狄青 ,出使路途遥遥,风霜险恶 ,你多保重。”说罢转身离去 ,暗想吕夷简虽大权独揽多年 ,但应付小人素有一套 ,眼下若能说服吕夷简重新入朝为官 ,支持新法  ,变革可望事成 。想到这里 ,当下向吕府行去 。

    狄青再等几日,朝廷下旨,令富弼、狄青出使契丹!

    富弼和狄青早有合作  ,话不多说,当下轻装简行 ,择日出汴京、过黄河,直奔契丹。

    这次出使倒和上次去藏边有所差异,上次出使藏边,是秘密行事,这次出使契丹 ,却是慎重其事。因此除狄青 、富弼等人,尚有数十禁军跟随  。沿途有人传送公文,自有地方官府接待 。

    那帮禁军知道追随狄青出使 ,均是兴高采烈,不以出使为苦 ,反倒觉得很是荣耀 。狄青从一寻常行伍中人能到今日的地位 ,在众禁军眼中无疑极负传奇色彩。能和狄青公共出使一次,这辈子就算老了 ,也有值得炫耀的往昔 。

    一路上,众人听狄青吩咐 ,快马奔行 ,在途并非一日。

    这一日过了安肃,前方远见山峦叠嶂 ,近看绿草无垠  。有风吹拂送爽,草气清新擘面而来 。众人一路风尘仆仆,见途中这般景象,忍不住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狄青却知道 ,过了那连绵的群山 ,都要到了契丹的境内 。前途未卜,出使一事更没有沿途风景那么美妙动人 。

    这时韩笑赶来,低声在狄青耳边说了几句。狄青点点头,对富弼道:“富大人 ,已有消息 ,因近秋日 ,契丹国主要例行秋捺钵,因此应该会去上京道的伏虎林左近 。按照惯例 ,萧太后也应跟随 ,我们若循惯例 ,去中京的话 ,只怕等他们秋捺钵后才能来中京见面,不如直接到他们秋捺钵所在之地请见 ,不知你意下如何?”虽有禁军跟随 ,狄青还是私自让韩笑等人暗中跟随 ,负责打探消息 。而韩笑所得的消息 ,往往比官家传来的消息更加的快捷准确 。

    狄青只怕走冤枉路耽误时间,因此早派韩笑提前准备。

    富弼沉吟不语,一时间有些为难 。

    如今契丹划为五道,分别为上京临潢府  ,东京辽阳府,西京大同府 ,南京幽州府和中京大定府。

    契丹的南京就是前朝的幽州,而契丹的西京就是如今的山西大同左近 。

    无论南京、西京,均是在宋立国时 ,契丹人所抢占地中原地域,亦是一直没有被宋朝夺回。西京和南京 ,亦是契丹人的军事要道 ,当年澶渊之盟时 ,契丹人就是从这两道长驱直下 ,进攻中原,直逼开封。

    而中京在南京 、西京之北,因于南京接壤,如今发展的也是颇为繁荣,历来大宋 、夏国和高丽等地的使臣 ,均是在中京等候契丹国主召见。狄青让富弼前往上京道直接请见契丹国主,于例不合 。

    不过富弼也知道  ,狄青是一片好心。

    因为虽说上京临潢府算是契丹眼下的权利中心,但实际上,契丹人一直以来还保留着游牧时四时转徙 、车马为家的生活方式 。因此契丹的皇帝不像大宋般,终日留在汴京 ,而更像四处流浪 。

    契丹国主仍旧采用四季巡狩制 ,也就是春夏秋冬会在不同的地点狩猎巡视和居住,这种方式称作捺钵。

    春季时,契丹国主多居东京左近,而在秋天时 ,多会前往上京道 。这个规矩 ,一直没有改变过,而契丹国主转徙不定,局无定所 ,就让各国的使臣可能苦苦等候数月 ,甚至更久。

    狄青想要速战速决 ,因此建议富弼直接前往上京道求见 。富弼知道这种方法直接 ,但怕破坏了契丹人的规矩 ,反倒不利和谈 。

    犹豫良久 ,富弼开口道 :“反正要去上京,始终要经中京 。不如到中京后 ,再做打算如何 ?”

    狄青也知道富弼的担心所在,当下赞同 。

    众人过群山峻岭,直入南京后 ,转而踏入了中京的地界。

    契丹的南京、中京因与大宋接近,风土人情多近中原,居住地百姓很多也是中原人 。街市繁华兴荣 ,虽不比汴京 ,但众人在此,如在中原般 。

    富弼 、狄青等人到了大定府后 ,入官衙递交文书  ,循使者礼节求见契丹国主和太后,商议边境屯兵一事。眼下虽是萧太后掌权 ,但耶律宗真毕竟已登基,大小政务,也会参与。

    那文书递交了半个月后 ,终于有了契丹南院的枢密院的回复,说萧太后有旨  ,命人请宋使前往上京,会猎伏虎林!

    富弼得知消息后 ,唯有苦笑 ,暗想若早听狄青之言 ,也不用在此等候许久了 。狄青反倒安慰富弼说 ,既然萧太后要和我们会猎 ,说明一时半会不会南下 。富弼一想也是道理 ,虽说在中京耽误些时日,但只要契丹不发兵,他的出使就还算有些成果。不过萧太后说什么会猎 ,这个词满是兵戈气息 ,难道说萧太后要借此在宋使面前立威 ?富弼本有些担忧 ,但见狄青若无其事的样子,也跟着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狄青等人第二日启程出中京,转道西北,直奔上京道的伏虎林。路途颠簸,众人很快入了茫茫草原 。

    天苍苍、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!

    苍莽草原,似辽阔大海 ,人行其中,如海浪上的一叶孤舟   ,自觉渺小卑微 ,迷惘感慨。众人均是不熟悉草原地形,幸好还有韩笑,幸好一路上尚有契丹南院的枢密院派来的契丹人领路 ,众人这才不至于迷失其中 。

    一路行来 ,只见帐篷点点如草原中盛开的花朵,牛羊跳跃宛若草浪中活跃的精灵,那牧女健儿奔驰其中 ,柔情中又满是豪放 。狄青见了   ,心中突然想到 ,自己这一生,若不是个将军 、若没有入京 ,只和心爱的人儿在此牧马放羊,快意一生,那真的是万金不换。

    可他还有这个机会吗 ?一念及此,心中微酸。

    这一日 ,黄昏落日 ,那金灿灿的光芒撒在无穷无尽的绿草上 ,满是波澜壮阔。有风吹低了绿草 ,前方现出了不少帐篷 ,原来他们不知不觉间,又到了契丹的一处族落  。

    那族落是契丹下属族落的伯德族 。枢密院派来的官员对伯德族落的族长说了下原委,那族长倒是热情好客的招待宋朝使者 。到了夜晚 ,篝火熊熊,那族人烤了全羊 ,准备了歌舞让狄青等人欣赏 。

    虽说萧太后有意出兵 ,但契丹 、大宋毕竟和平了数十年之久 ,在百姓的心目中,双方更多像是朋友,而不是敌人。

    狄青无意歌舞 ,趁富弼应酬之际 ,悄然的出了狂欢的行列 ,到了族落之外的一座山坡上坐下  ,仰望满天星斗。

    这时月如钩 ,星似眸 ,撩人的月色水银般地铺在那无边无际的草浪上,有如情人的眼波。

    狄青呆呆的望着那如钩如眉的月儿 ,许久许久……

    有脚步声传来 ,狄青扭头望过去,见韩笑走过来 ,展露笑容道 :“你怎么不和他们一起歌舞喝酒?我们这里面的人,也就是你最熟悉草原的风情了。”

    韩笑不会武,可除了武技外 ,好像没什么不会的。他熟悉各方语言 ,了解各地风俗,知晓太多太多的事情 ,狄青一直都有些好奇 ,种世衡如何能找到韩笑这种人 。韩笑本身 ,好像就有太多秘密 。

    可他当韩笑是朋友,从来不问 。有时候朋友间,固然需要倾听,但有时候 ,也要给对方留必要的空间。

    韩笑走过来,坐在狄青的面前,双手抱膝望着天际 ,说道 :“狄将军 ,这次萧太后让我们去他们秋捺钵之地 ,不知为何,我总感觉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 ,从这次接待来看 ,他们的敌意也不算明显 ,因此我又想不明白这老太婆想着什么 。”

    狄青微微一笑 ,“想不明白就先不要想了  。去了自然就知道。反正我们也有人手留意契丹人的东向 ,眼下尚没有发现他们增兵燕云的意思 。对了,有张美人的线索了吗?”

    韩笑摇摇头 ,“张美人是张尧佐之女 ,而张尧佐是进士出身 ,多年来一直身份清白无甚可疑之处 。这些事情,出汴京前,已经对你说了  。如果说唯一有点让人非议的是,自从天子喜欢上张美人后,张尧佐就提拔的有些快 。不过听说包拯曾就此事参过几本 。”

    狄青暗想 ,“我想来想去只想到 ,这张美人要陷害我,可能是因为元昊的缘故 。但眼下看来 ,这个可能微乎其微了。不过若不是元昊的话 ,张美人刻意对付我又是为了什么  ?”

    韩笑扭头望向了狄青 ,突然道 :“狄将军 ,汴京虽繁华,但不适合你。其实你这次避祸草原 ,也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狄青淡然一笑 ,“我一直请命去西北,可祖宗家法规定,边无常将 ,我恐怕一时半会去不了西北了 。我来出使,并非因为避祸 ,而是觉得,既然我有能力做些事情,就应该去做 。”

    韩笑眼中露出尊敬之情,他知道狄青这番话,是发自内心 。

    狄青心中却想 ,“更何况 ,我知道羽裳肯定希望我这么去做!”仰望星辰  ,狄青喃喃道:“不知道何时才能进入沙州?不知道什么时候天下能够太平 ?”

    韩笑压低了声音道:“狄将军……我们的凤鸣……”话未说完  ,狄青双眉一扬 ,低声道:“咦 ,不对 。”

    韩笑微惊,扭头向富弼等人所住的族落望过去 ,见到那里还是篝火熊熊,歌声隐约随风飘来  ,不知道有什么不对。狄青却已快奔几步,又上了个高坡 ,伏地身子向远处望去 。韩笑见状 ,急步跟过来 ,不等上了高坡,就听到马蹄声响起,急如密鼓 。

    暗夜中 ,有两队人马一前一后的向这个方向冲来 。

    前面那队人马较少 ,均着青衣 ,不过十数来人 ,而后面那队人马却有五六十人之多,各个是黑色劲装。

    韩笑见到来骑的第一眼 ,心中凛然 ,只以为这些人是来洗劫族落 ,或者是为宋使而来 。可转瞬就知道不对 ,因为后面那队人马渐渐追近 ,一声呼哨后,羽箭如雨的飞过来。

    有战马悲嘶 ,前面那十数青衣人有一个被射落马下 。余众均是身手敏捷,或鞭马躲开了箭雨 ,或挥鞭抽落长箭 。

    这些人无不例外的马术精湛 ,狄青暗夜中见前面那些青衣人神色彪悍 ,隐带焦急,可都不约而同的护着最前的一人 。

    最前那人面色黝黑 ,紧抿双唇,虽年纪不大  ,但在这种箭雨下也没有畏惧之意 。

    那年轻人身后有一虬髯汉子突然喝了声 ,那十数骑陡然勒缰 ,挽弓挽强。只听半空中“嗤嗤”响声 ,已回射了十数箭 。

    羽箭虽不多,但快若流星 ,追来的那队黑衣人猝不及防 ,已被射翻了五六人。余众一声呼喝 ,竟不退缩 ,只是分开两队,分路包抄过来 。

    狄青人在山坡,见那些人各个马术精湛,身手矫捷,暗想这些人多半是契丹人,怪不得契丹兵纵横疆场这些年来  ,大宋对其无可奈何,这些人的确有其独到的本事。可这两队人马若均是契丹人 ,不知为何事厮杀?

    黑衣人兵分两路 ,已兜住青衣人的去路 。呼喝声中 ,只听羽箭“嗤嗤”作响 ,纵横半空,暗夜中,有着说不出的惊心动魄 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  ,黑衣人已被射死了十数人 ,而青衣人已剩不下十人  ,为首那年轻人陡然低呼一声 ,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。原来一箭射出  ,正中他坐骑的马头。那箭势极劲,长箭没入马头 ,只余箭簇。

    黑衣人大声欢呼,策马踏来,有长矛舞动 ,将地上那年轻人刺来。

    剩下的青衣人大惊,纷纷来护 。眼看那长矛就要刺在那年轻人的身上,一人纵来,抱住那年轻人,就地一滚,已避开了长矛 。

    救出那年轻人的正是那虬髯汉子。

    “夺夺”响声不绝,长矛刺地,寒气凛然 。那虬髯汉子倏然而起 ,抱着那年轻人就向山坡奔去 。他本身手敏捷 ,可毕竟抱着一人 ,没跑两步  ,就被三骑追上 。

    长矛交错  ,劲刺而来。

    那汉子躲避不及,大喝声中 ,已把那年轻人抛了出去 ,可三矛刺来 ,已将那汉子钉在当场。

    那汉子怒喝声中,临死前竟扯住长矛  ,将一人扯下来马来 ,挥刀斩去,砍死了那人。可马蹄踏过 ,已见那汉子踩死当场 。

    年轻人眼中有泪  ,可奔势不停 ,这时只听“嗤”的一响,一箭划破长空,已堪堪射到了那年轻人的背心……

    青衣人大呼 ,脸色骇然  。半空中陡然光华一现,那只长箭本已要没入年轻人的身体,遽然“叮”的声响  ,折冲向了半空 ,射得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众人怔住 ,有两骑飞奔冲来 ,扼不住来势 ,长矛闪动 ,就要刺向那年轻人的背心。暗夜中,只见到又是一道光华闪现,有如那天上的月色倏然被接引到了人间 。

    明月在天 ,刀在眼前  。

    那使动长矛的两人眼中遽然闪过分惊骇 ,“嗤嗤”两响 ,长矛折断 。

    众人只见到个此生难忘的情景 ,那两个黑衣人长矛刺出 ,遽然顿了下,那道光华陡照在二人身上。紧接着那二人矛断臂断头也断 。

    有鲜血喷出,染红了夜空  。马儿无主,茫然悲嘶 。

    可没人再去看那惊马死人  ,所有人都在看着那年轻人身边站着一个人 。那人暗夜中蓦地闪出  ,如煞神恶魔,倏然出刀 。单刀横行 ,只是一刀 ,就斩了两个黑衣人?

    这是什么刀法 ,如此霸道凶狠 ,这是什么人 ,如斯诡异难测 ?

    所有人的一颗心都是怦怦大跳,望着那持刀睥睨而立的人儿……

    出刀之人  ,就是狄青!
  
  
 
 

 
分享到 :
傻瓜汉斯5
清代古书揭秘太监净身全过程
解密中国古诗词中的那些红颜往事
爱美的小花猫1
吴三桂令儿媳守寡三十年隐情
中国历史上最没有文化的流氓皇帝是谁
《红楼中》鲍二老婆被泄欲而死的启示
中国最早的“裸模”到底是谁
用户评论
    请您评论
栏目推荐
浏览排行
随机推荐
小说推荐
  • 贝姨
  • 傲慢与偏见
  • 基督山伯爵
  • 局外人
  • 十日谈
  • 亲爱的安德烈
  • 城南旧事
  • 封神天子
  • 苏菲的世界
  • 穆斯林的葬礼
  • 四世同堂
  • 不抱怨的世界
  • 正能量
  •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
  • 成功没有偶然
  • 哈佛家训
最新故事关键词